首页 >> 非洲旅游 >>肯尼亚 Kenya >>内罗华 Nairobi

内罗华

肯尼亚风情

肯尼亚 鸟群

肯尼亚 Kenya 首都:内罗毕(Nairobi)

内罗毕(Nairobi),人口约300万(2004年)。内罗毕座落在海拔1700多米的中南部高原上。它四季如春,花开不败,被誉为“阳光下的花城”。

肯尼亚首都内罗华是东非最大的都市。它不仅是肯尼亚的政治、经济、文化和交通中心,也具有重要的地区和国际影响。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的总部(U N E P)就设在内罗华东北方向约10公里的近郊。联合国人类居住署总部及其它国际组织的办事处也设在内罗华。

进入肯尼亚境内时,除了土地由红变褐外,极少出现绿色和村庄。赤道附近的首都内罗毕,就处在无边无际的黑褐色荒原包围之中。
   由于内罗毕地处肯尼亚中南部的高原地区,因此中午时分的内罗毕,也是轻风习习,分外凉爽。但阳光格外刺目,强烈的紫外线晃得人睁不开眼睛。一出机场,就立刻被各旅行社雇佣的“托儿”们团团围住。这些身材魁梧的黑人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争先恐后地把印有野生动物图片的宣传册塞进我们手里同时高声吆喝:“纳库鲁、纳库鲁!”或者“马萨依马拉、马萨依马拉!”
   湛蓝的天空下,通往市区的道路一侧被铁丝网隔离。司机解释说:“阻止野生动物跑过来。”沿途的树枝上不仅挂满小灯笼般的鸟巢,而且树梢上竟然还栖息着硕大的秃鹳。
   内罗毕不仅是肯尼亚首都,也是东非共同体三国里最大的城市。建都100年来,已经发展成为一个国际性大都市。包括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和人类居住中心总部在内的国际性组织以及不少国际商业、新闻机构的地区总部均设在此。
   在内罗毕的CBG区,一幢幢高档写字楼拔地而起。西服领带的男士与西服裙的白领丽人目不斜视地从容前行,如果问路,他们待人礼貌、热情,谈吐文雅、大方。普通的内罗毕市民也都很和善、友好、礼貌。迎面走来,必用斯瓦希里语问候一句:“扬保!”
   另一个意外的是,肯尼亚人手机的拥有量非常高,到处都能看见买电话卡和打手机的人。从出租车司机到宾馆服务生,从白领到学生,手机的普及率一点儿不比北京低,这与我们平常见到的非洲画面截然不同。
   鉴于媒体报道太侧重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即使偶尔报道非洲国家的新闻,内容也大抵是干旱、饥荒、传染病、内战、部族之间屠杀和政变。所以,老百姓对于非洲的认识基本停留在上世纪60~70年代。
   由于无知便不可避免地产生偏见,临来时居然还有朋友嘱咐道:“那些国家还在闹独立,不安全。”或者“经常发生政变,可要小心啊!”津巴布韦属于独立最晚的非洲国家之一,也早在80年代就收回了主权。至于军事政变,90年代以后,非洲各国相继实行了多党制,军政权早已没有了生存空间。
   眼前内罗毕的中心区与欧洲的城市没有太大差别。整个城市规模和水平,绝对比东盟那些相对富裕的国家高出几个档次,比如西贡、马尼拉甚至曼谷和吉隆坡等等。
   肯雅塔国际会议中心成为内罗毕城市建筑的一大特色,周边是鲜花与绿地;国立博物馆、铁路博物馆、国家艺术馆等宏伟高大的建筑随处可见;内罗毕大学、肯雅塔大学和使馆区更是花团锦簇、绿树如荫;广场花园的四周是时尚产品的广告牌,在这些跨国著名的大企业里,还包括我们近邻韩国的LG。
   城市虽好,不过也有许多地方是禁止拍照的。1998年美国使馆被炸,结果紧邻美国大使馆的一幢造型独特的建筑物,游人也不能拍照了。士兵把每个试图拍照的游人当场拘留,先当作恐怖分子审讯一番,然后才不了了之地放出来。
   离开引以为荣的中心区,内罗毕旧城汽车站附近,或许更能让人领略和体味肯尼亚百姓生活的另一面。在肯尼亚,火车的客运量极小,除每周只有三趟驶往第二大城市蒙巴萨的火车,此外就关门大吉。
   汽车是绝对的运输主力,在内罗毕东南部,聚集着大量的长短途大巴和中巴,远至邻国埃塞俄比亚、坦桑尼亚、乌干达的跨国长途汽车,近到附近十余公里的郊外。这里的人口密度之大,丝毫不亚于北京的大栅栏和王府井,比北京相应的长途汽车站,如赵公口、丽泽桥、西直门、东直门都至少热闹十倍。
   运输公司众多,竞争异常激烈。同一线路可以开出不同车价,如果你肯讨价还价的话,长途车基本能够正点发车,因车次多所以一般都有座位。密密麻麻的候车人和密密麻麻的汽车集中在那一地区,其混乱程度可以想象。别看车站永远是人头攒动,但上车时人们很有秩序,虽然蜂拥地将车包围,可从没有诞生拼命乱挤、乱撞的勇士。
   司机在人口如此稠密的道路上并没有减速慢行的意思,一辆辆坐满乘客的车鱼贯而入又鱼贯而出,从清晨到夜晚,永远是生意兴隆、吞吐两旺,与每天下午6点就关门的火车站形成鲜明对比。市内的公共汽车分两种,气派的大巴车和被涂抹得花花绿绿的中巴。晚上,中巴车内的彩灯全部点亮,司机将音乐声放得很大招摇过市,代替了售票员的吆喝声。
   若想在内罗毕免费欣赏音乐不难,除了晚上的公共中巴外,到处都有小酒馆一类的“练歌房”,彻夜飘出节奏简单、明快的非洲音乐,强行挤进来我们宾馆的门缝里。这些立刻能让人闻歌起舞的乐曲,其实就是永远重复着一个旋律。年轻的黑人男女乐此不疲地跳啊跳啊,直到天亮才肯停歇。
   近年来,总报道中国人在非洲被抢事件,我们到内罗毕第二天也领教一回,在游览车闹市区缓慢行驶时,我们正伏在窗口专心致志地拍照,不料窗外伸进一只黑手,迅速地拎走了装有护照和外币的书包。急忙冲出车门大声喊叫地追赶,周围的黑人随意也齐声高喊助威,并且帮助堵截。小偷最终无奈地弃包而去,当地人真诚地鼓手为失而复得的我们欢呼。
   这绝对不是非洲独有的社会现象,在意大利的罗马、西班牙的巴塞罗那、俄罗斯的圣彼得堡,中国人不是也经常遭遇过类似的惊吓吗?在中国,光天化日之下都能够被抢劫,而且没有那么多见义勇为的雷锋挺身而出。
   内罗毕是非洲重要的交通枢纽,除公路外,南郊的恩克贝西国际机场,有几十条航线,与数十个国家的城市有联系。后来从这里分别去蒙巴萨、纳库鲁、坦桑尼亚、乌干达、塞舌尔和回北京等总共是六进七出。
   内罗毕在非洲如此重要,以至于前不久我国在内罗毕大学开设了孔子学院。不久的将来,在一个到处都充斥着英语的国家里,漂泊在异乡的中国人,也将能听到熟悉、亲切的汉语声音了。

站点导航 : 首页 -|- 印度旅游 -|- 国际展览会 -|- 政府交流 -|- 宗教文化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3~2007 - 印度旅游网 - All rights reserved.